职工园地
 
·欢聚感怀
[07-15]
·榴花约雨五月开(组诗)
[05-29]
·只有劳动,日子才不会干枯
[05-06]
·雅安,我的雅安
[05-06]
·八·一抒怀
[08-06]
·八?一有感
[08-02]
职工园地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工园地 > 文学天地 > 诗歌
 
大江的脚步
本文点击量: 4241 发布人: admin 发布日期: 2011-04-11

 (组  诗)

作者:孙凤山

 

大 江 的 脚 步

 

把脚伸进雪山

伸进一个叫做根的地方

把手伸进大海

伸进一片叫做蔚蓝的色彩

一路奔腾

在古道岸边

在城市边缘

在四季的景致中

种植阳光

放牧波浪

梦是船

船是梦

几千年历史只不过是

一路往事

几千公里开垦的

长度和宽度

比不过母亲的胸怀

 

浪花一样的爱情

一场接一场上演

桅杆敲击天空

滴落相思

在通往哺育的道路上

潮声是多么重要

只要跟着潮声前进

就有不灭的灯塔

就有宁静的港湾

就有深沉的笑容

就有笑容里的60

 

以潮声丈量60年的长度

以感恩怀揣60年的热度

以葵花向日的姿势

仰望铁锤和镰刀

交叉的沧桑

每一节延伸的航线

每一段烂漫的航程

每一次成功的航行

都是我们和大江的

约会

大江的脚步

就是这样匆忙

我们是龙的传人

都是大江血液里的

跋涉者

在大江的源头和尽处

看中国在升起

 

 

浪是风的尾巴

 

远水匍匐

站成倾斜的天

为了烙下

大潮的帆影

船人载着大陆

冲浪

给起伏的航运市场

撑起博大的帆

 

太阳慷慨地将皱纹抹下

种植在远水

长成茁壮的浪

充当风的尾巴

 

在失重中呐喊

在呐喊中舞动

在舞动中积蓄

在积蓄中命题

在命题中浓缩

航程的真谛

 

浪的躯壳长刺

浪的灵魂泌蜜

浪的梦是永恒

浪的醒就是舞

浪在诱惑

浪在生长

浪在崛起

当好牧浪者

浪才能安详地吻着经纬网

 

季节风赤裸着诱惑

多情的扫射

航线烂漫地疯长

 

江风冲出港湾

随彩云走了

丢下所有眷念

向前追寻  追寻

远水

 

日子摇曳

天和水在碰杯

撞响星光叮当

远水注入

干涸的向往

 

远水的太阳

圆满成酒缸

传人的眼睛

蓄成酒盅

一盅一盅从缸里

舀起璀璨

于是,远水被船人

一港一港踏成

太阳河

 

 

一枚辉煌的血液

 

港口

母亲一枚辉煌的血液

 

也许太阳还没有起来

也许月亮还没有睡去

港口已经起来了

港口还没有睡去

港口在繁忙中

有很好的姿态

港口并不渺小

在版图上有自己的位置

只是发射的航线

让太阳捉摸不透

阳光总是高处砸下来

航线却能从低处流向高处

宣告一个区域已不是区域

宣告一个贫穷已不是贫穷

 

港口

母亲一枚辉煌的血液

也许一叉车是一分子

也许一货驳是一分子

也许一皮带机是一分子

也许一龙门吊是一分子

也许一船员是一分子

也许一调度是一分子

也许一商务是一分子

也许一吨海里是一分子

也许一吞吐量是一分子

港口哟就是大分子团

港口哟就是一枚血液

红红的辉煌

稠稠的活性

代谢了几十年

积蓄了几十年

诗意了几十年

 

港口

母亲一枚辉煌的血液

太阳笑了笑,来了

月亮笑了笑,走了

把繁忙留给了港口工人

船长庄严地拉响了汽笛

所有美丽的期待

沿着吨海里的高亢滴落

叉车开来装卸工的欢欣

灯光叮当敲响人物志

旗语信号是老趸工生命

永不枯黄的叶子

在航船桅灯照耀下

进行光合作用

繁忙被港口工人

瓜分得干干净净

港口却又盛满繁忙

 

港口

母亲一枚辉煌的血液

港口的夜很便宜

二两元宵两碗热情

咀嚼两对碰痒了的眼神

港口的昼很疏松

二把阳光两分光阴

折进港区旮旯很温馨

港口的歌很昂贵

大马力拖轮拽不动一首

一首歌维系一个时代

港口的话很紧密

一百人诗人翻译不透

一句话讲了60

港人在冬天的童话里相识

交谈的主题却是春天的故事

站在中国港口看风景

太阳总是挂在熟悉的地方

风景总在丰收和富强中

生长